记忆中的红薯窖


  那些年的乡下人家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着属于自家的红薯窖,专门用来储藏自家的红薯。
  其实,红薯窖很简单,就是一块硬质的土地上,挖一个大洞似的深坑,一般都是口小底大。深秋时节,将收获后的红薯,就这样一块块地放进这红薯窖里,供一家人慢慢食用,小小的红薯,可是甜蜜着一家人的整个冬日时光啊!
  忘不了儿时到红薯窖里去取红薯时的情景,每次下去取红薯之前,父亲都要先把盖在红薯窖上面的盖子掀去,让其通通风,如果是长时间没有掀开过,在通风一段时间后,还要再往里面用一根绳子放一盏燃着的煤油灯,看灯是不是熄灭,不熄灭,说明里面氧气充分没有危险,如果灯熄灭了,代表里面的氧气不足,这时人是不能下去的,不然真的就会有生命危险。
  因为红薯窖的入口不大,所以去红薯窖里取红薯,一般都是我们这些小孩子,父亲先是将我的腰,用粗大的绳子捆住,之后将我慢慢地放进窖井里,之后他再慢慢地放下一个筐子或者篓子来,我在红薯窖底下,将一块块红薯放进里面,放满后,就大声呼喊父亲,听到喊声,父亲就会将红薯提上来,看着父亲在一点点地提升着装满红薯的筐子或篓子,在我的头顶上晃晃悠悠地往上升,我会躲在角落里,生怕它会掉下来砸到我,而我往上看的时候,突然就想起了那篇课文里学到的“坐井不雅观天”的蛙,我想我现在的样子,不就是它那滑稽可笑的样子吗?
  父亲将红薯提上来之后,就该提我了,还是一根绳子放下来,按照父亲教我的方法,紧紧地系在腰上,系好后,就大声告诉父亲系好了,父亲就会用力将我一点点地向上拔,看着离井口越来越近,心中就觉得越敞亮,直至完全拔出井口,一次下红薯窖取红薯的过程就算是彻底完成了。
 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乡下,这红薯则是一家人一日三餐不成或缺的食粮啊,不像是现在,这红薯啊,在老百姓的餐桌上那是可有可无。
  哪像现在啊,社会的快速发展,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昔日那靠着红薯养活人的日子,早已一去不返了,尽管现在乡下人还在种植红薯,但早已没人再挖这红薯窖了,秋天收获后的红薯,留下一点自家吃,吃不了的卖掉,或者制作成红薯粉条儿,这粉条儿啊,也是乡下人的最爱。红薯窖,就这样慢慢地退出了乡下人生活的舞台。
  在我们这里,一到冬天,大街上就会有推着车吆喝着售卖烤红薯的,离得远时,若有一阵顺风吹过来,你就会闻到那浓浓的红薯香味儿,甜甜的,暖暖的。若是靠近了,闻着这香味儿,看着那黄色的或者白色的瓤,真是让人忍不住啊,赶紧买上一两块,大口小口地吃掉,心中是满满的幸福,嘴里是满满的甜蜜啊!
  在那缺吃少穿的岁月里,这红薯,被切成片晒成干,之后再被磨成粉,蒸成红薯面的窝窝头,也是乡下人家舌尖上的最爱,说是好吃,其实也谈不上,只是在那些缺吃少喝的年月里,这些可都是救命的东西啊!不管多少年之后,想起这红薯面的窝窝头来,我还是会忍不住想念,那种韧劲十足的甜甜的窝窝头,现在想想还是很好吃的。
  当红薯变得不再那么重要的时候,这红薯窖啊,也就失去了本身存在的价值,像乡下很多的老物件一样,它们只能在一代人的集体记忆里,温暖着他们心中的一段悠悠岁月了。□路志清

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