炊烟里的乡愁


  “叔叔,我们的房子开始拆迁了,我们也将进入城市生活,再不消烧柴火做饭,一脸的柴灰了。”侄儿的电话掩饰不住内心的欣喜。面对他的话语,我却陷入了长久的回忆——
  故乡的炊烟,对于漂泊在外的游子,是一缕无法抹去的乡愁。故乡的炊烟,是记忆中最温情的一幅幅画,每一天的清晨,那飘荡在村庄的炊烟,是一幅变幻多姿的画,一缕缕的炊烟,从村庄中的烟囱飘出,弯弯曲曲,摆布摇摆,由浓到淡,由密到稀。
  顺着炊烟的飘荡,也飘出一家家美食的香气,小葱拌豆腐的清香,辣子鸡丁的麻辣之香,萝卜炖排骨的肉香,烤红薯的香,清蒸糯米的香,钻进鼻子,让人情不自禁地咽一口唾沫,想象着那一道道美味的菜肴是如何色香味俱佳。还有母亲站在村头的吆喊:“二狗,吃饭了……”一句呼喊,唤出的是一份浓得化不开的母子情。
  故乡的炊烟,即使在那些贫寒的年代,飘荡在那些简陋的瓦房上空,也具有极强的烟火气息。村庄因为那一缕缕的炊烟,就多了一份鲜活与灵动,就添一份生机与希望。炊烟,不仅仅是一缕缕的烟,更是村庄的一缕魂,飘荡在游子的心头,无论离开村庄多少年,村庄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一花一叶,都会在记忆的上空,让人回想起某个黄昏,同伙伴一起割草打柴的日子,同同窗一起上学放学的岁月,在父母面前撒娇讨要礼物的时光。
  今天,侄儿因为即将远离村庄,可以拥有一份全新的生活多了掩饰不住的喜悦,殊不知身在城市中的人,却在深深怀念可以烧火做饭的幸福日子。将柴火用火钳将柴灰扒拉一个坑,将削好皮的红薯放进坑中,再将周围的柴灰盖在红薯上。三四十分钟后,灶内就会散发出红薯的香气,挑逗着味蕾,让你恨不能赶紧掏出红薯,大快朵颐。
  在电饭煲、电压力锅、天然气等普及的今天,那盛有我们太多的回忆和愁思的炊烟,只能成为永久的记忆……□刘桂华

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大三元棋牌主管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